首页 巨丰内参 股民学院 研究院 巨丰产品 投资者教育 关于我们
咨询与投诉400-633-5058
首页 > 巨丰内参 > 大V观点 > 正文

大V观点:中国经济已筑底 将在平稳中实现动能转换

2017-09-27 10:52
导读著名经济学家、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近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不但已经触底,而且筑底。针对当前市场热议的“新周期论”和“悲观论”,曹远征表示,中国经济既没有出现新周期,也不会进一步下行,经济增长的新旧动能转换和结构转换正在加速,中国经济正以全新面貌迈向可持续增长的道路,预测2017年全年经济增长会在6.7%左右。

曹远征:中国经济已筑底 将在平稳中实现动能转换

今年的中国经济,不仅触底而且筑底。中国经济没有出现新周期,但是由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微观经济基础得以夯实,企业开始全面盈利。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不会进一步下行,经济增长将稳定在6.5%以上。中国经济表现并没有意外之举,只是一种稳定的状态。

今年的政策安排从过去的确保经济不继续下滑、稳步增长,转向为长期可持续增长奠定基础。可以看到,十九大后,国有企业改革会加速,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实行终身问责,明年的财政体制改革也会加速。

未来三年,中国经济将处于新旧动能交替期。从宏观经济表现来看,中国经济表面依然平庸,不温不火,但是在平静的表面下,新旧动能的转换、结构的转换正汹涌蓬勃,新动能的成长为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动能、新的希望。

著名经济学家、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近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7年中国经济不但已经触底,而且筑底。针对当前市场热议的“新周期论”和“悲观论”,曹远征表示,中国经济既没有出现新周期,也不会进一步下行,经济增长的新旧动能转换和结构转换正在加速,中国经济正以全新面貌迈向可持续增长的道路,预测2017年全年经济增长会在6.7%左右。

中国经济没有出现新周期

曹远征说,去年我们曾预测,中国经济已经触底,今年的经济表现证实了我们的判断。中国经济不仅触底而且筑底。今年前3个季度中国经济分别增长6.7%,再往前追溯,过去8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基本维持在6.7%至6.9%之间。经济触底,争论也随之而起。有人提出,中国经济触底后会不会出现新的反弹?会不会有新的上扬?会不会出现新周期?还有人相对比较悲观,他们认为,中国经济依然在寒冬中,春天远没有到来。于是,有必要就三个问题进行讨论:第一,中国经济真的出现新周期了吗?第二,如果没有出现新周期,它是什么样子?当前形势下宏观政策应该怎么安排?第三,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前景在什么地方?

曹远征认为,周期是由需求变动引起的,在经济结构稳定的情况下,需求的变动会引起经济的波动,因此经济政策基本是总需求控制政策,通过控制总需求来引导政策。如果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周期也会发生变化。中国经济结构跟过去相比至少有四个因素发生了变化。

第一,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持续快速上涨,这意味着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竞争优势正在持续下降。部分省市的最低工资标准逐年大幅提升,每年增长10%左右,而且西部地区工资增长水平远快于中东部地区。

第二,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过去中国人口是年轻化的,意味着新进入的劳动力不断增长,现在人口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意味着不仅仅新进入市场的劳动力在下降,更重要的是由于人口老龄化,花钱的多了、吃饭的多了、干活的少了,储蓄率在下降。2010年开始,中国居民储蓄就在下降。由于储蓄是投资的来源,如果储蓄率下降,投资的动能就会大大减弱,投资驱动型经济增长方式就要发生转变。

第三,过去中国经济发展走的是资源耗费型、环境不友好型的道路,这种发展方式现在显然难以为继。现在资源约束、环境约束日益趋紧,中国开始了积极的环保和资源节约政策,也改变了过去的增长模式。

这些因素都是结构性变动的因素,它使中国经济告别了两位数经济增长。

第四,今年需求方面唯一的变化表现在出口方面。2017年中国出口告别了过去两年的持续负增长,上半年出现了正增长,增长速度达到15%。但是,这个因素不大可能持续。全球经济并没有出现实质性好转,仍然处于亚健康状态。中国的出口主要针对欧美地区,这两个地区占中国出口总额的35%,但是,这两个地区复苏乏力,而且美国还启动了“301条款”对中国进行反倾销调查,出口能否继续稳定增长还是未知数。实际上,今年7月、8月,中国出口增速快速下降。

总之,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这个新阶段是结构变化、趋势变化。过去经济学家在推断未来的时候,经常采取周期的分析方法,在假定经济结构不变的情况下,用过去的周期衡量未来。当经济结构发生变化,出现新的趋势的时候,这个办法就不灵了。

曹远征表示,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筑底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的结果。以钢铁工业为例,2016年,钢铁工业去产能6500万吨,今年继续去产能5000万吨,今年6月底要求全面停止生产“地条钢”,剩余钢铁产能基本可以实现全部盈利。因此说,经济筑底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果,不是靠需求拉动,而是来自减少产能。

因此,曹远征认为,中国经济没有出现新周期,但是由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微观经济基础得以夯实,企业开始全面盈利。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不会进一步下行,经济增长将稳定在6.5%以上。他预计,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在6.7%左右,全年经济增长在6.7%左右,与去年相同。从这方面来看,中国经济表现并没有意外之举,只是一种稳定的状态。

政策安排转向为长期可持续增长奠定基础

在当前的形势下,经济政策应怎样安排?曹远征说,去年,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曾面临政策焦虑。既要去产能,又要去杠杆,去产能意味着经济下行,去杠杆意味着风险暴露,中国的产能过剩部门主要是高杠杆部门,高杠杆跟过剩产能相互缠绕在一起,使得宏观经济政策安排十分困难。去年上半年,有建议认为应该扩大需求,呼吁政府采取刺激政策,还有意见认为应该进行改革,实行结构调整。最后,5月19日的《人民日报》发表权威人士观点,说“不能大水漫灌”。

今年,这些问题已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中国经济宏观上已经趋于稳定,更重要的是微观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PPI在经历了54个月连续负增长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由负转正。这意味着企业销售收入在增加,企业现金流在好转。二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工业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利润都大幅上升,这意味着企业的还本付息能力在提高,杠杆率在下降,并且日趋稳健。反映在银行中间,银行业的坏账水平终于处于稳定状态,而且环比出现下降,杠杆开始稳定。从历史角度来看,这给宏观经济政策提供了新的空间。如果说去年还在焦虑去产能与去杠杆的相互缠绕,今年无需再担心经济下行,除宏观经济政策转为中性外,政府开始了去杠杆的过程。今年初开始,金融监管逐步加强,以金融业去杠杆为代表的去杠杆过程加速。

今年的政策安排从过去的确保经济不继续下滑、稳步增长,转向为长期可持续增长奠定基础。从经验来看,这个是可以做到的。以钢铁工业为例,中国钢铁工业2015年产能达到11.3亿吨,产量8亿吨,换言之,有将近4亿吨产能不再进入生产,2016年数据更加稳定了,钢铁企业就开始盈利了。但是到了2016年下半年,由于钢铁企业盈利,钢材价格高起,大量产能又重新投入生产,钢铁企业盈利不及预期。这给政策制定者提了一个醒,2016年钢铁企业效益好转是由去产能引起的,2016年钢铁企业不及预期是去产能不彻底所致。通过去产能创造去杠杆的条件,就变成了政策安排的新思路,这个安排是通过去“僵尸”企业,真正的、实质性的去产能,从而为实际上去杠杆创造条件。这也是今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所传达的含义。金融工作会议有两句话非常重要,“去杠杆核心是国有企业去杠杆,最重要的是通过去‘僵尸’企业,通过去‘僵尸’来去杠杆。”

由此可以看到,十九大后,国有企业改革会加速,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实行终身问责,明年的财政体制改革也因此会加速。曹远征认为,以十九大为契机,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速创造了新机会。把降低国有企业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意味着国企改革必须深化,国有企业收购、兼并、重组将会加速。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意味着必须深化财政体制改革。未来亟须重新厘定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支出责任,包括PPP在内的地方政府债务重组也将提速。

中国经济正迈向可持续增长的道路

对于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未来,曹远征列举了四组数据指标:

第一组,中国居民收入。2009年后,中国居民收入增速转入正增长,而且增长速度持续高于GDP增速。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尤其是中国农民收入在过去7年年均增速超过10%,意味着7年间实现了翻番。于是就出现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虽然很多产业产能过剩,但是,有些传统产业,比如电视机、冰箱、洗衣机却并没有过剩。这些家电被卖到哪里去了?基本上都被卖到农村去了。中国房地产正在去库存,但是,中国增长最快的行业是非常古老的行业——家居行业。家居行业的增速达到30%以上。这些商品也被卖到农村去了。农民收入增加为中国创造了庞大的消费市场。中国有13亿人口,占全球人口总数的1/5,如果这1/5人口在十年内实现收入翻番,相当于再造一个中国,这也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希望,消费会成为新的增长点。

第二组,“十一五”期间有一项经济指标未能完成任务,即研发支出占GDP比重。按照规划,研发支出要占GDP的2%。2012年,研发经费支出占到GDP的2%,从那以后,逐渐达到2%以上。在研发支出中,80%来自企业。为什么企业会投入大量资金到研发当中?因为劳动力成本贵了,企业要用机器人代替人力劳动。过去三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售占全球销售额的1/3,今年上半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售速度增长90%。很多传统制造业的面貌发生了巨大改变。例如,海尔的洗衣机生产已实现智能制造,晚上生产不需要电灯。美的的所有产品都实现智能制造,而且美的今年收购了德国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Kuka机器人公司,这些都表明中国的技术进步正在加速中。技术进步不仅是卫星上天,蛟龙下海,更重要的是点点滴滴的技术革新和技术进步,中国正在呈现这样一种态势,这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希望。

第三组,“十一五”期间还有一项指标没有完成计划,就是服务业增加值。2013年服务业增加值高出第二产业5.6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超过第二产业。目前服务业占GDP比重的53%,我们预测,到2020年这个比例会轻松超过55%,服务业会成为中国最重要的经济部门。服务业的重要性还不在于它的体量有多大,而在于内容有了质的提升。现在的服务业已不再是简单的吃喝玩乐,是高端的服务业。过去几年,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几个部门分别是:医疗、教育、旅游、互联网、金融、物流,基本上都是服务业,这些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希望、新热点。

第四组,以前中国经济增长中一直存在着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西部地区经济增速往往落后于东部地区。而近几年,西部地区增长速度都是最快的。不仅增速快,而且质量有了明显提高。比如,成都已经变成高新技术企业的聚集地,贵阳成为大数据和云计算中心,中国最好的纺织技术在新疆。正是由于西部地区经济快速发展,“一带一路”才有了现实的经济基础,才能向西开放。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尤其是“一带一路”的国内段值得关注,西部地区正以新型增长极展现在人们面前。

总之,中国经济正在呈现一种过去不曾见过的全新面貌。尽管一些产业很古老,但是它们正在长出新的嫩芽。通信器材、家具和装潢材料等消费不断扩大,服务型消费,比如传统的金融、养老、旅游业正在改变地产业,与此同时中西部成为新的增长极。

“什么是宏观调控?宏观调控就是为这些嫩芽遮风避雨,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为它们浇水施肥,改善环境,改良土壤。如果这些嫩芽长成参天大树,中国经济就能够实现可持续增长。” 曹远征说。

曹远征预计,在未来三年,也就是在“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将处于新旧动能交替期,呈现焦灼状态,新动能的累计、新结构正在产生之中,但同时老结构、老动能依然顽强存在。从宏观经济表现来看,中国经济表面依然平庸,不温不火,不好不坏,但是在平静的表面下,这种新旧动能的转换、结构的转换正在汹涌蓬勃,这些新动能的成长为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动能、新的希望。经过一段时期,中国经济会走向可持续的发展。

莫开伟:标普下调银行业信用评级是对我国金融体系稳定性的误判

近日,标普宣布下调几家金融机构的评级。单纯从中国银行业来看,标普下调评级主要基于信贷与流动性风险考虑,他们认为长时间强劲信贷增长提高了中国经济的金融风险,且尽管近期加大了控制企业杠杆水平的力度,有望稳定中期金融风险趋势,但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长速度仍不低,会继续推动金融风险逐步上升。

事实上,标普对中国银行业经营特点、抗风险能力、中国企业经营景气指数回升、中国居民储蓄存款结构等缺乏深入详细的了解,其依据的一些数据和信息是片面的、不客观的。同时,对我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国企改革及淘汰僵尸企业等方面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效认识不清晰、判断欠公允。标普所提到的杠杆率问题,正是我国一段时期以来着力研究处理并已取得一定成效的课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数据,2017年一季度末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65.3%,连续3个季度环比下降或持平;我国信贷/GDP缺口22.1%,较2016年末降低2.4个百分点,已连续4个季度下降。

标普强调中国信贷增速过快,会削弱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这其实也是一种言过其实的预判,是对我国客观经济现实缺乏了解的表现。除了中国属于经济高速增长的发展经济体、需要信贷快速增长形成支持经济发展的金融动力之外,还受到中国经济结构、经济增长、历史文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这客观上也会使中国货币信贷呈现不同的水平,与其他经济体具有不可比性。显然,看信贷增长应结合一国经济实际具体分析,我国是一个高储蓄率的国家,居民储蓄存款大量通过金融中介转化为企业部门债务。高储蓄支撑了中国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金融体系,银行贷款一直在全社会融资中占据主体地位,只要审慎放贷、强化监管,防控好信用风险,完全可以保持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健性。

同时,中国银行业目前整体抗风险能力不断提高,经营基础不断夯实,有足够应对各种不确定性金融风险挑战的底气。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7年6月末,我国银行业经营总体呈现企稳回升迹象:

一是银行业资产和负债规模稳步增长,本外币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243.2万亿元和224.9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5%。

二是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继续加强,银行业继续加强对“三农”、小微企业、保障性安居工程等经济社会重点领域和民生工程的金融服务。涉农贷款余额30万亿元,同比增长9.9%;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28.6万亿元,同比增长14.7%,用于信用卡消费、保障性安居工程等领域贷款同比分别增长32.2%和41.2%,分别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19.5和28.5个百分点。

三是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平稳,不良贷款余额1.64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56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与上季末持平。

四是利润增速有所回升,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实现净利润9703亿元,同比增长7.92%,较上季末上升3.31个百分点。

五是风险抵补能力继续加强,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为2898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747亿元;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177.2%、和3.09%,虽较上季末在所下降,但尚处于警戒线以内。

六是商业银行加权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4%,较上季末下降0.15个百分点;加权平均一级资本充足率、加权平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2%和13.16%,较为充足。

七是流动性水平保持稳健,商业银行流动性比例为49.5%,较上季末上升0.78个百分点;人民币超额备付金率1.65%,与上季末持平;存贷款比例为69.1%,较上季末上升1.39个百分点。

此外,监管当局监管政策措施不断出台,监管力度不断加大,在抑制信贷资产脱实向虚、避免信贷空转套利及资产泡沫化等方面发挥了有效屏障作用。如2017年上半年监管当局掀起了监管风暴,针对银行业金融机构乱象推出了整治“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等监管专项整治,提出要防范“十大风险”。经过监管当局从严监管,银行业“三大乱象”基本得到遏制。

据银监会资料,2017上半年同业业务增速由正增长转为负增长,同业资产、同业负债双双收缩,这是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同业规模“双降”,其中,二季度末同业资产和负债比年初均减少1.8万亿元,同业资产和负债的增长率分别为负5.6%和负2.3%。银行理财产品增速也下降至个位数,6月末银行理财产品余额28.4万亿元,较年初减少了1.9万亿元,理财规模增速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5个百分点;理财规模中委外投资部分减少了5300多亿元,委托贷款的余额连续减少,2017年4月,委托贷款余额出现了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此外,还要看到一个积极有利的因素是,通过推进和深化国企改革,我国企业整体经营状况有所改善,尤其国企经营盈利能力持续增强,为银行业整体信贷资产质量提高和降低风险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据国资委资料,国有企业经营状况自去年中下旬以来得到显著改善。其中利润总额从去年10月份以来同比增长转负为正,并在今年保持较好的增长情况。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则从去年6月转正之后,也依然保持较好的增长态势。截至2017年6月,央企利润累计达9352.1亿元,同比增长18.5%,地方国有企业利润则为4720.2亿元,同比增长达37.5%。

标普下调中国评级与其他国际机构对中国经济预期向好的表现截然相反,更显出其评级结果欠客观性和公正性。如基于中国经济的表现,9月20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最新预估称,将中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速的预估分别从6.6%和6.4%上调至6.8%和6.6%。算上OECD在内,今年以来,已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摩根大通、野村证券、渣打银行、花旗银行等10余家国际机构选择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

综上所述,标普下调银行业信用评级依据不充分、分析不科学,结论是不正确的。(来源:曹远征、莫开伟)

责任编辑:yuxm
建议意见反馈 yuxm@jfinfo.com
分享

巨丰财经今天刊登了《大V观点:中国经济已筑底 将在平稳中实现动能转换》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聚股票”微信(jugupiao)上免费订阅。

相关文章
更多>>
V340x406 475d462a 70ec 4a6d 8886 bd7ccdfb2eea

金股预测

战绩回顾

股票名称:科达洁能
最高涨幅:+36%入选日期:2017-09-07

【上榜理由】根据我们巨丰机构一致预期选股显示,近期入选机构一致预期的机械设备...[详情]

股票代码 股票名称 入选日期 期间涨幅
002388 新亚制程 2017-01-13 +45%
000510 金路集团 2016-11-04 +70%
002113 天润数娱 2016-10-17 +71%
000885 同力水泥 2017-01-05 +71%
600249 两面针 2017-01-03 +40%